1000多座燃煤电厂要关停吗?

一场颠覆性的大讨论正在中国能源领域展开,主题是中国现役的1000多座燃煤电厂会不会被判“死缓”?以及未来中国电力系统究竟应是什么样的?

这场大讨论从2020年初就开始发酵。当时,美国马里兰大学全球可持续发展中心、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和华北电力大学等单位共同发布《加快中国燃煤电厂退出:通过逐厂评估探索可行的退役路径》报告((以下简称《退役路径》报告)。报告认为,加快中国电力行业深度减排,推动传统燃煤电厂从能源系统中有序退出是可行的。“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应该停止新增燃煤电厂,在短期内迅速淘汰已被识别出的优先退役机组,并尽快对煤电的定位进行调整,推动煤电由基荷电源向调节电源进行转变”。

报告发布后,在社交媒体、行业人士间引发了巨大争议,支持和反对“煤电退出”的声音都有不少。这些争论,在一年之后的今天,显得更有紧迫性和现实性。去年9月,中国首次明确宣布,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电力行业是最主要的碳排放部门,2020年,中国电力行业碳排放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37%。一煤独大的局面在电力行业十分突出。

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中国区总裁、原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中心副主任邹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此次有关电力系统未来命运的探讨,涉及电源、电网、负荷、储能以及电力市场体制机制等各环节。他透露,电力行业碳达峰行动方案正在探讨规划,包括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等多个部门都参与其中,两大电网、五大发电集团也是重要影响力量。今年年内,电力行业达峰路线图、时间表会有重大政策出台。

逆势上马的煤电项目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注意到,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之后,为了拉动投资、刺激经济,一大批煤电项目逆势上马。他告诉记者,根据公开数据计算,2020年新核准煤电装机容量合计为4610万千瓦,约占“十三五”期间核准总量的32%,是2019年获批总量的3.3倍。

特别是在2020年的第四季度,也就是中国已明确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的双碳目标之后,仍有湖北、江苏、贵州等12个地方的发改委部门核准通过了总量为80万千瓦的煤电项目,占全年通过量的17.5%。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也注意到了这种趋势。2021年3月29日,绿色和平发布简报《2020年煤电核准热潮不可在“十四五”期间重演》。简报指出,2020年新批煤电数量回弹,4610万千瓦地方煤电在“十四五”前抢闸冲锋。简报作者之一、绿色和平项目副总监张凯认为:“2020年各省审批大量燃煤电厂的短视行为,有悖于中国绿色低碳发展的中长期战略需要。”

中国新核准通过的煤电装机总容量在“十三五”期间呈U形曲线上升,显示出严控新增煤电项目之难。

煤电行业已经深陷亏损泥潭多年,亏损面长期高达50%。根据国资委的公开信息,截至2018年末,五大电力央企——国家能源集团、华能、大唐、国电投、华电负债总额1.1万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73.1%,亏损面54.2%,累计亏损379.6亿元。西北、西南、东北区域15个省区的央企煤电业务2018年整体亏损。以西北地区为例,甘肃是煤电大省,但截至2018年底,甘肃省内19家煤电企业整体累计亏损达176亿元,有4家资产负债率高于200%。

压减煤电对中国很多地方都是一个难题。为化解煤电产能过剩的局面,监管部门尝试了多种行政手段严控煤电规模。国家能源局曾两次叫停多省不具备核准建设条件的以及已核准的新建、在建煤电项目,并发布3年内各地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预警结果为红色的区域表示该地存在电力冗余,不允许新建煤电项目。2016年,预警首次发布时,除西藏未被列入评级,国内仅有六省是绿色、橙色区,其余皆为红色区。

西北五省区的煤电整合正是在严控煤电项目的前提下开展。国资委从2019年起,启动了甘肃、陕西、新疆、青海、宁夏这5个煤电产能过剩、煤电企业连续亏损的省区的资源整合试点工作。核心方案是“一省一企”,即每个省的煤电只保留一家牵头央企,另外四家央企在该省的煤电企业划转至牵头央企。具体说来,华能牵头甘肃,大唐牵头陕西(国家能源集团除外),华电牵头新疆,国电投牵头青海,国家能源集团牵头宁夏。2020年12月,随着新疆相关煤电厂移交工作完成,西北五省区的煤电整合初步收官。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年年底,五省区煤电产能最多将压降三分之一。

华能集团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韩文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煤电整合在西北试点,下一步还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推开。正因为数年来多措并举的煤电严控,装机容量占比在2020年底首次低于50%。

上一篇:[水泥行情综述]5月:价格高位整理,地域分化严重
下一篇:深圳东部最大综合交通枢纽大运枢纽车站封顶

网友回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